【偏见】戏剧就是活人的表演

发布时间: 2015-10-18 阅读: 加载中
  

  导语:第三届乌镇戏剧节于2015年10月15日至24日在古镇乌镇上演。本届戏剧节邀请被公认为当今最伟大戏剧导演的彼得•布鲁克先生担任荣誉主席。一再被与阿维尼翁戏剧节相对比,乌镇戏剧节的发起人孟京辉、黄磊、赖声川不约而同表现出坦然和自信。孟京辉说,戏剧是活人的一种精湛表演,同时它是对自我成长的一种肯定,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探求。而越越多的人创造着、参与着这样一种对于生活的“诚恳”。以下为搜狐文化从乌镇发回的独家采访:

孟京辉: 戏剧是活人的一种精湛表演

  搜狐文化:孟老师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搜狐文化的专访,首先,我听说您在去年的闭幕致词上说了一句话,说乌镇你牛逼,赖声川导演在边上翻译,乌镇牛逼在哪?

  孟京辉:乌镇的条件太好了,它在中国南方的一个水镇,这个古老的镇子里面,第一,你看到这个地方的空气,整个条件就是是有我们东方人的这种美,有我们这种自豪,还有我们对美丽的理解。第二,我觉得它是自由自在的,最重要的是它展现了一个我们,它主要是人的问题,来这的人你就发现除了美丽的风景还有美丽的人,这非常好。第三,我觉着就是在乌镇你可以做梦,在乌镇你是柔软的,你是安全的,你的内心是激荡的,但同时你就可以把自己融合在这里边,所以乌镇这个条件地方,这个人,再有一个我觉得乌镇戏剧节的国际性,这种当代化的国际性的东西,让你站在了一个世界的高度,让你变得更加的宽容和有信心,这种信心不是简单的一个表面的信心,让你觉着你作为一个戏剧人,作为一个文化人,你感觉到这是一种昂扬的,这种对生活热爱的一种激情。

 

  搜狐文化:您刚才提到了乌镇很柔软,今年的剧作很有先锋性,或者说它不是那么柔软,很刺激,包括死亡,面具,虚无,这些概念都不在这些剧中体现。

  孟京辉:我希望在这个戏剧节里有一个张力,就是你在这个地方可以安安静静的,或者热热闹闹的来思索我们的生存状态,能够感受到我们的这种戏剧带给你的一种想象力,戏剧的创造力所给予你的一种生活的一种能量。

  搜狐文化:有的观众在反映今年的剧作很先锋,对他们来讲有些人可能说为什么现实主义的作品会小一些,比如传统的讲故事那种方式。

  孟京辉:比如说我觉得在一个我们当代的文艺的这种状态下,我觉着其实它分很多层面,讲故事这是第一层面,比较简单的一个层面,它不需要有任何准备,讲一个故事可以没有任何文化积淀,没有任何这种美学教育背景,你都可以听到这个故事,所以你都能理解,但是我们希望除了这种之外,我们还要有更深一层的这种挖掘,也就是对文艺的一种情感的、更内在的这种东西的理解。再高级一点,我觉得就需要动用一些审美体系,这种审美体系本身就是世界戏剧史的世界发展史,它就具备了这样一种审美的体系,无论从古希腊到莎士比亚,从莫里哀到易卜生,从布莱希特到现代的当代的各种各样的戏剧,戏剧它是有一个流变的,这种美学的积淀其实也是我们就这种观众我们这艺术家所必须就是承接,这也正是今年的“承”这种概念,所以先锋只是一个概念,但是实际上这次做的有各种各样的,比如有非常的强烈的这种实验色彩的,但是也有非常大众的,有接地气的,还有社会批判的,就是异彩纷呈,所以我也本着这样一个概念来挑选各种各样的戏到乌镇来展示它的戏剧美学的魅力,这样的话能让观众感觉到我们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戏剧它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搜狐文化:从90年代开始到现在,说起孟京辉就是先锋性最牛逼的人物,您如何来做到一直保持在最先锋的状态?

  孟京辉: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要认知整体世界在不断的发展,时代在不断变化,但是你自己的内心要不断的挖掘自己内心最有诗意的东西,和你自身所酿造出来的各种情感和思想,你把这个情感和思想往前推进这样的话整体就特别好。

  搜狐文化:那你自己的戏剧美学基础是什么?

  孟京辉:我没有什么戏剧美学基础。

  搜狐文化:或者说戏剧美学理念。

  孟京辉:我对戏剧的美学理念就是,实际上,我觉得戏剧是活人的一种精湛表演,同时它是对自我成长的一种肯定,对未来生活希望的一种探求。

  搜狐文化:现在的背景是因为信息时代可能很破碎,怎么讲呢,大众的庸俗美学可能是占一个主流,就是跟90年代的背景是完全不一样,您自己如何来就是在这两个背景的转换中来保持你自己?

  孟京辉:我觉得戏剧它需要一个门槛,但有的戏剧是不需要门槛了。中国当代戏剧的发展过程当中,戏剧非常的幸运,到现在为止它还不像比如有些媒体,比如像电影,或者说大众的电视传播这些东西,它受到整个这种社会浮躁的这种冲击,戏剧相对来讲它还是相对来讲按照自己的正常美学发展,这也是我们特别幸运的一点。我们还是用一种传承下来的戏剧的这种美学挖掘人性,展示情感,用新的表达方式来面对这个世界,它有一系列东西,这是特别好的精神,好的状态还保存下来了,所以面对这种整个社会生活主流文化的一种复杂,还有这种庸俗化,我觉得戏剧人应该有一个危机感,一方面要把自己能表达得更加透彻,另外,表达的方式又不流于这种日常化,要在这方面更加精炼,更加有想象力,我觉得可能戏剧现在应该往多元化和这种跟当代社会联系最紧密。

  搜狐文化:现在很多青年的话剧导演可能也在追求这种理念,用先锋的方式来表现,但是那个先锋很多因为我昨天在采访史航时,他还提到一个观点,很多的先锋其实就是装疯,您如何来看待青年导演如何来表现这个的?

  孟京辉: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不必说青年戏剧、青年人的这种坏话,因为我也是从青年过来。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很多资源,也有很多社会对我的关注力,我觉得年轻人永远是未来的希望,我跟我的一个特别好的朋友这次在新疆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说我看好现在的年轻人,说实在我认同,我觉着他们现在他们有着比我们那个时候更多的烦恼,更多的诱惑,但是他们依然在沿着戏剧方面,依然在沿着一种比较深刻的,严肃的美学在继续着他们的尝试。如果他们是先锋,有人说他们是装疯,我觉得也很好,装疯也不错,但是看你怎么装,那你装的到底是像模像样,还是它有一定的变化,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觉着当一个人想要进行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想要跟整个不断发展的社会生活共同成长的时候,我觉得他的愿望应该是强大的,有了强大的愿望他就会特别诚恳的面对这个世界,当有了这个诚恳的态度以后,他的表达也随之应该是诚恳的,所以我看好现在的年轻人,年轻的戏剧,年轻的文化。

  搜狐文化:这次国内来的李建军导演的《飞向天空的人》,李建军导演是您特别推崇的,因为他的那场演出也是非常先锋的形式,您如何来看这个戏的?

  孟京辉:挺好的,我觉得《飞向天空的人》把时间和空间给异化了,然后让演员的这种面具和日常生活定格到一种绘画里的这么一个状态,然后同时他又在这里边流露出了一个年轻人对当代社会的一种深情,我特别喜欢这个作品。

  搜狐文化:您这次带过来的是哪部戏?

  孟京辉:《两只狗的生活意见》

  搜狐文化:为什么会选择这部作品?

  孟京辉:我觉得首先它也演了很多场,另外就是我觉着能让更多的观众来看这个戏,我觉得这是一件挺重要的一件事。这次是露天演出,跟原来不一样。我们也做了很多调整,比如调度什么的,然后我们还在戏的最关键之处我们还放了烟花,所以太迷人了,这点就是乌镇戏剧节,乌镇的两只狗不一样,跟别的地方的两只狗不一样。

  搜狐文化:今年的特邀剧目你是怎么邀请的,您的邀请的标准是什么?

  孟京辉:没什么标准,我觉得好玩的,好的,这种戏都到这个乌镇,然后我们还秉承了一个戏剧长河的这么一个理念,再加上中国的、外国的都是有代表性的,所以很能引起话题,引起这种大家关注的一些戏剧,就都过来了,有国外的国内的,反正混搭在一起,很热闹,从这几天的这种反馈来讲,我还挺兴奋的。

  搜狐文化:对,因为这三天的演出,总体的剧目的品位的话,一看就很明显的能看出您的影子。但是有些人可能会反映,是不是有一点单调了。

  孟京辉:因为我现在在做的东西也都是非常多元化的,比如说各种各样的,有喜剧的,有视觉的,有声光电就是当代行为艺术的,还有就是青年的舞蹈结合在一起的,我觉着一点都不单调,太不单调了。

  搜狐文化:那可能有一些观众会有这种反映,觉得可能理解不了,就觉得今天看的就是理解不了,明天又看理解不了,可能会反感。

  孟京辉:我觉得这些观众是傻逼,他们可以不要来了,他什么都理解不了,电视剧他能理解呀,这是一种伪命题。这次非常的丰富,你想看喜剧的笑的也有,形体的也有,视觉的也有,怎么会单调呢,他看了多少戏他还觉着,没有理解。

  搜狐文化:然后有很多人会把乌镇戏剧节比作阿维尼翁,你也是每年会有剧团代为去参加,就您自己观察的话,这两个有什么不同?

  孟京辉:我觉得他肯定没去过阿维尼翁。

  搜狐文化:可能觉得都是一个小镇,也把剧目都搬过去,在整个形式上。

  孟京辉:太不一样了,我们从整个的剧目选择,到整个的戏剧精神,我觉得比阿维尼翁好多了,真的,我们刚做了第三届,但是我觉得比阿维尼翁好,整个剧团接待方面是很好的,让时间来说话吧,我觉着我现在不好评论。

  搜狐文化:我想您是从90年代过来的,就是您曾被人,因为我是学文学出身的,在文学史里面提到一点,小剧院两个代表人物林兆华、孟京辉,那您是怎么看待当时的创作的?

  孟京辉:林兆华老师是我最尊敬的中国当代戏剧的导演,而且他用自己的创作和他的实践,还有对戏剧的态度,对表演的这种探求,开创了一个时代。我觉得他的这种好多美学跟我太像了,所以我觉着我真的我跟他真是,我太就是崇敬他了,所以我特别愿意,在好多方面跟他有关联,实际上,在很多方面,从文学上到这种排戏的方法上,我也很调查他的这种创作方法,我也特别的欣赏,而我自己有好多创作模式,创作方法都跟他还都挺像的。

  搜狐文化:乌镇本身是比较宁静,但是因为孟京辉今年做艺术总监带来了作品,冲击力是不是跟宁静形成了一种反差?

  孟京辉:对。

  搜狐文化:那是您有意识要带进来,还是说有没有去尝试,要跟宁静达到融合。

  孟京辉:不,没有真正的融合,就是说目的永远是目的,但是过程是美丽的,所以我愿意在这个过程当中充满美丽的风景,戏剧节就有它的戏剧性,它的文化上的张力,它的方式方法上的张力,我更愿意在这种方面制造一些不是和谐而是一种像音乐一样,我想制造一种对位,这样的话我觉着整个的乌镇的气氛就立体了。

  搜狐文化:对位,是矛盾面吗?

  孟京辉:对位,是音乐上的对位,所以说它就是和声,我觉着这特别好。

  搜狐文化:这两天您看过什么剧?

  孟京辉:我都看了《物理学家》、《兄弟兄弟》、《飞向天空的人》。

  搜狐文化:那在您看这几部剧里面,有没有特别印象深刻的画面?

  孟京辉:我对所有的这些戏我都看过。

  搜狐文化:都看过。

  孟京辉:所以我太了解了,我只是想看看观众的反应,看看观众怎么能跟我们有更加的契合于戏剧节的这种观众的状态。我也愿意把让他们把这个好的这种戏剧能量带到乌镇。

  搜狐文化:就这三场演出的话,跟您第一次看他们的表演是有变化吗?

  孟京辉:我有的是在录像里边看的,有的是现场看的,我觉着好就好在,它基本上它就是由我们乌镇的技术团队,由于我们的这种创作的这种沟通,所以它完完全全的到中国来,一模一样,就等于损失都没有,特别好。

  搜狐文化:昨晚《兄弟兄弟》你是在现场看的吗?

  孟京辉:是的。

  搜狐文化:它这个肢体表演是没有语言的。

  孟京辉:对。

  搜狐文化:用这个肢体来做一些身体上的语言,但是给观众的冲击很大,最后我听掌声大概持续会有两分钟。

  孟京辉:对,而且演员谢幕四次,这在国际戏剧节上都是很少的,中国人都很礼貌的,一般来讲,在无论在任何地方就是演员谢一次幕,然后灯一亮就走了,昨天演员谢一次幕灯大亮,但是观众根本不走,完了就是一直在鼓掌,就说明就是观众跟演员、演出之间融合到一起了,我觉得这也是成功的一个标志。

  搜狐文化:昨天那个剧有很明显的南美的东西在,包括它的背景音乐,会感觉到南美地域的风味,那您在创作剧的时候,怎么来融合一些地方的特色,就是说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在里面。

  孟京辉:就是你看我现在穿的西服,我穿的T恤衫,然后我穿的皮鞋,我也没有穿着马褂,我也没有穿着就是长袍,但是呢大家一看我还是中国人,为什么?就是因为我的骨子里边的血液里是中国人的,是东方的这种气质,我不能每天我都要把中国的所谓表面的元素放到舞台上,我要放在舞台上的是中国文化的传统的精髓,是我要放到的这上边的东西是,所以我在创作上来讲,我觉着就不能表面的来把中国元素给扩大化,或者让外国人中国人觉着,一种自豪或者是一种不了解似的,或者对中国人来讲是阿Q似的这种满足,所以我觉着所以最重要的是你的文化上的自信。

  搜狐文化:自信,因为您这个,可能这样理解有一点狭隘,但是从您身上这个包括戏剧,这个文化是北方的,特别是北京的很明显,非常明显。

  孟京辉:那就不对,从来没有,没有没有过,怎么就是北方的了呀,因为我在北京就变成北方了。

  搜狐文化:可能有那种暴力就是烈性,像南方可能很柔软。

  孟京辉:谁说的,不是那么回事。

  搜狐文化:不是啊。

  孟京辉:不是这么,没有过,我不觉着至少,因为中国的这整个的,中国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在中原地区、南方地区、北方地区实际上在现有的基础上它的这种沟通是非常强烈的了,它已经沟通非常紧密,所以说不存在北方文化,南方文化,有的作品比如评弹,那北方人听不懂,比如就是北方的有些声音南方听不懂,我们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到香港去演出,比上海比北京效果还好,你都想象不到,所以它不是北方的、也不是南方的,它甚至都不是中国的,它是人类的,它是人的,它是人的关于人的戏剧,所以这个我觉着也挺重要的,就应该想得更广泛一些。

  搜狐文化:戏剧节现在已经办得非常成功,您来看还有什么需要进一步提升的地方吗?

  孟京辉:我觉得需要进一步提升的就是我们可以在比如说观众的这种培养,还有这种有序的这种跟观众的这种交流的这种提前量这方面,我觉着还可以再多做一些工作,这个我作为艺术总监这一次我觉着我积累了很多经验,然后我可以明年我觉着还会做得更好,而且同时我作为发起人,我也觉着乌镇戏剧节它有不断的一个提升的一个空间和过程,会越来越好的。

黄磊:戏剧需要长情才能做得久

  戏剧需要长情才能做得久

  搜狐文化:黄老师,非常感谢您接受搜狐文化的专访。这两天您有看过什么剧目吗?

  黄磊:很多,我们在乌镇看戏看累了,因为从早看到晚,前天开幕戏我看了物理学家,昨天下午看了四场青年竞演,然后晚上去看《两只狗生活的意见》,之后又去看了荷兰的《Oleg! Oleg! Oleg!》。

 

  搜狐文化: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

  黄磊:我都非常强烈推荐这几个戏,当然首先大家比较熟悉孟京辉那部戏,是在乌镇水剧场演出。怎么说呢,很特别,就是这两个演员和这个戏,它真的很神奇,我在保利剧院看过,这个戏可以演小剧场,也可以演大剧场,或者户外广场,它的感觉千变万化,哪儿都可以,这是它给我的一个感受。然后《物理学家》呢,导演是非常棒的弗里茨。整部戏看上去可能有一种我们通常上认为的荒诞吧,或者是荒唐,但是实际上,它包含了一种可爱的荒诞在里面,看每个人的样子都很想笑,但又不是那种滑稽,你会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兄弟兄弟》是非常强烈的肢体的一部戏,就三个演员,他们简直太厉害了,因为他们三个人演出的感觉,是七八个人在演的效果,其实就他们三个人,可是你就一直看他们在场上,一直没有,他们这三个人在一起工作了19年。他们从大学的时候是同学,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一起排练,一直工作到今天。所以有时候戏剧或者艺术这些东西,真的需要一点耐心,要有长情,才能做的那么久,那么棒。而且他们很单纯,也很默契。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我特别要称赞的,昨天我看了第一组A组青赛的戏,那剧场里边烈啊,沸腾,非常棒。

  因为我每年是青赛的评委,都会来看这完整的12部剧,而且我也是青赛的初评委,就是从第一批100多个戏,选出这12个。我也是出题人,我特别有感受,每一段发生了什么,然后等着看他们演出来的时候,这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一件事情。他们演的非常棒。

  搜狐文化:那在青赛的选择上,最看重他们的是什么?因为每个剧场,可能都有自己的特色。

  黄磊:应该怎么讲呢,其实青赛我们没有一定之规,所以我们就规定有三个要素一定要用的。至于说它到底怎么样,因为它各不相同,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很特别吧。

  搜狐文化:今年的特邀剧目,就有很强的孟京辉导演(今年艺术总监)特质在,往年是赖声川导演做艺术总监,您这边会参与吗?

  黄磊:我是从最开始赖老师在做前两任艺术总监的时候,我一直配合赖老师的工作,需要讨论啊,我们都会在一起,所有剧目,我都会参与。但是选择剧目,最重要的就是艺术总监,我们是没有决策权利的,我们只能说这个挺棒的,那个挺好的,这个是不是跟那个有点重了,我们会有一个讨论。但是真正的做决策和选择,都是艺术总监的工作。那么就带来了一个特质,每个艺术总监,他的个人的风格还有艺术的观念,他对艺术整体的思路,整体的戏剧节的思考是不一样的,会带来戏剧节的一个特质,就是它的多元化,会不一样,它会在变。

  搜狐文化:以后您会考虑由您做一届艺术总监吗?

  黄磊:我不会,这个它不是说大家轮着来的,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我是在这个戏剧节里面做行政的工作更多,我是这个戏剧节的总监制,我负责协调所有各个部门,包括做所有的判断决策,包括组织,包括资源的配置。这个跟艺术总监的工作是不一样的。艺术总监,我们更希望它很独立的受保护的,可以专心的去做他的创作。艺术总监,我们一定是这些,在戏剧上有极高成就的人,才能够成为艺术总监。而艺术总监,我们也不限定于就一定是国内的,或者华人的,或者亚洲,它是可以全球性的。就是戏剧节是我们中国版的,乌镇版的,是华人版的,但是艺术总监,我们可以外请一个俄国的人来做艺术总监也可以。

  搜狐文化:今年的荣誉主席是彼得布鲁克先生,他会来乌镇吗?

  黄磊:他应该来不了,因为彼得布鲁克好像91岁了,他的年纪很大了。

  搜狐文化:这次只有他的那个剧目会过来。

  黄磊:对,《惊奇山谷》。然后他送来了拍摄的一个视频的问候,我们很想请他来,但是他自己也表达了,他其实也很喜欢。

  乌镇戏剧节完全具有自己的特色

  搜狐文化:对,很多人都在说乌镇戏剧节有阿维尼翁的味道,您怎么看?是作为另外一个阿维尼翁,还是说做出乌镇特色的东西?

  黄磊:我没去过阿维尼翁,爱丁堡、柏林、世界上所有的戏剧节,我都没去过,我只去过乌镇戏剧节,我们最开始做创意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阿维尼翁长什么样子。所以因为可能都是小镇,都很浪漫,还很自由的气息,可能大家会觉得它们想象,但是乌镇戏剧节就是乌镇戏剧节,它不是另外一个国外戏剧节的拷贝,不是,完全没有拷贝的可能。

  搜狐文化:之前您有说过,要建一个戏剧的乌托邦,现在这个乌托邦,已经建成了,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黄磊:那个是建在我心里,其实跟实际的一个活动,不一定有必然的联系,我觉得每个人心中可能都会有一些理想,或者梦想,我把它放在我心里面,我自己做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会有价值感吧,有价值感。然后你说是不是做成了,也没有什么成不成,它反正就这样一年一年会做下去,因为已经我觉得我们相对已经步入到一定的轨道上,会一步一步慢慢这样做下去。我也会一直,只要它还在做,我就会作为戏剧节的参与者,会一直工作,就是这样。

  因为美好爱上美食与戏剧

  搜狐文化:再问您一个问题,就是从您观点来讲,厨艺跟戏剧有什么关系吗?

  黄磊:厨艺跟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有关系,因为厨艺,美食是最永恒的一个话题,我们每个人都喜欢美好的东西,而这美好的东西当中,美好的吃的,美食,又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情,人人都爱美食。所以呢,我认为戏剧是一个精神的盛宴,美食何尝不是精神和生理双重的一场宴席。我热爱美好的东西,我喜欢看到一些美的、漂亮的,我喜欢吃到那些好吃的,我觉得只要是美好的东西,我都喜欢。

  搜狐文化:戏剧节从您来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

  黄磊:当然会有,我们也会观察总结,然后都会发现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更多的还是来自于我们经验,还是在累积的过程中,然后我们还在慢慢的学习。另外还有就是很多的突发的事情,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我们慢慢学会怎么样,在下一次做好预防的东西。这些对于我们来讲,可能就是一个过程。

  搜狐文化:您现在每年还会演话剧吗?

  黄磊:《暗恋桃花园》会演25场左右。

  搜狐文化:每年都会?

  黄磊:每年都会,新的戏没有,因为我其实也不是一个很职业的舞台剧演员,就是跟着一块儿觉得挺过瘾的。

  搜狐文化:演话剧,跟您看话剧有什么区别?

  黄磊:我还是更喜欢看话剧。

  搜狐文化:放松?

  黄磊:做观众最好了,没什么负担,在那看。

  搜狐文化:您女儿会来看吗?

  黄磊:现在还不一定,她主要是上课。

  搜狐文化:如果来的话,您会带她去看什么剧?

  黄磊:她如果能来,就是最后快结束的时候的周末,应该能看到,我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应该是《惊奇山谷》

  搜狐文化:与往年相比,在您看来观众有什么变化吗?

  黄磊:其实也都差不多,因为每年戏剧节,多数观众是从祖国各地赶过来的,大家也都是慕名而来,都是戏剧爱好者,他们就连旅游带看戏,在这边享受一下乌镇的秋天,闻桂花香。还有就是我们当地的观众,也会有一些,或者是乌镇附近开车能抵达的,比如江苏、浙江。

  (搜狐文化王远哲采访)

赖声川:乌镇戏剧节可能已经超过阿维尼翁

  搜狐文化:赖老师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搜狐文化的专访,昨天的开幕戏,《物理学家》您看了没有?

  赖声川:我看了。

 

  搜狐文化:那部戏给您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赖声川:我觉得我的印象跟导演说的那种感觉是非常一样的,就是说在这个千年古镇里面,然后他觉得那种浪漫的气氛水乡,他的戏是那么冲突跟这个东西,就是那么现代,那么当代,那么前卫,颜色、色彩又是那么强烈的黄色、绿色、橘色,他说这两种冲撞在一起,让人觉得很舒服,这就是我的想法。

  搜狐文化:昨天我在现场看的时候有一个情景,当三个男护士出场的时候,有一个男护士进行了应该有10分钟的口技表演,前面是让人感觉很新鲜,但是后面我自己的感受是又有点重复,我在期待怎么结束这个表演接下去,但最终我其实是有一点失望的,您如何来看这一段表演?

  赖声川:不会呀,我不失望,我觉得他一直有变出一些新的花样,他真的很厉害。我觉得这时候戏剧已经被转化为就是看个人表演的时候很过瘾。因为那个个人表演,表演的越长越无厘头,越无厘头就越荒谬,越荒谬就越符合这整个《物理学家》的这一些探讨的一些主题。

  搜狐文化:《物理学家》,你还看过其他版本吗?

  赖声川:没有,这部戏很少被演出,在瑞士之外这个剧本真的是很少被演出的。中国好像没有人演过。

  搜狐文化:在中国好像没有被演过。乌镇戏剧节好像一直在追求阿维尼翁的那个味道。

  赖声川:其实也没有,我们是我们。

  搜狐文化:有哪些乌镇的特色,或者说中华文明本身的特色的东西在里面?

  赖声川:我觉得很多人会把我们跟阿维尼翁来比,我们会不会是阿维尼翁。我倒觉得这个,我们没有在乎像不像阿维尼翁,因为我觉得我们就是我们,乌镇就是乌镇,乌镇带来的特色跟阿维尼翁这个古镇带来的特色是不一样的。阿维尼翁它的最重要的一个建筑物就是一个教皇的皇宫,当然也是几百年,应该有六七百年的历史,或者更久。但是我们乌镇的是一个千年古镇,那我们变成说盖了一个大剧院,然后又改造了很多原来在这个小镇里面的,把巷子里面的一些空间变成剧场。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特色真的是很不一样,我们能做的事情也就很不一样。那已经有人给我反映就是,他们觉得我们已经自然已经超过了阿维尼翁,我说这个我不敢肯定,但是这是他作为一个观众的心理感觉,是这样子的。

  搜狐文化:今年的乌镇戏剧节分为四个单元,这四个单元是怎么独立起来,同时还要保证戏剧节的整体性?

  赖声川:乌镇戏剧节,它有四个单元的。如果你深入去了解,就会了解我们发起人的一个理念,就是这四个单元看起来第一个叫做特邀剧目,应该是最重要的,而且是大家最关注的,就是国内外最好的一些演出。但是对我们来讲它只是一环节,因为第二环叫青年竞演,每一年12个年轻导演会来做新作品在乌镇,然后比赛,之后有奖金。然后第三个是小镇对话,这个就是所有在场的一些导演们,一些大师们都可以坐在一个舞台上,然后聊天,聊戏剧,聊人生,什么都可以聊。第四个就是嘉年华,嘉年华就是每天你在街上可以随机碰到一些精彩的街头表演。所以这四个东西其实是一体的,这个整个要体验乌镇戏剧节你必须了解它是这样,它是从特邀剧务出发,它可以让中国看到世界,让世界看到中国。从青年竞演,我们就会看到更深的一个系统性,就是能够培养年轻的一些工作者,年轻的编剧导演。我觉得小镇对话就变成某一种,像一种高峰论坛,就是艺术家之间的,一年一度的一个高峰论坛。那么嘉年华就是一个每天让你在街上开心的一种感觉,所以这四个东西没有任何一个比另一个更重要,它就是四个基石,乌镇戏剧节的基石。

  搜狐文化:您昨天在开幕词中,引用了《道德经》的一句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今年是戏剧节第3年,戏剧节本身就从您的观察来讲,还有哪些不足?因为从三到万物是很困难的。

  赖声川:我觉得在很多方面都开始越来越成熟,比较开心的就是看到我们所有的,我们只要邀国外的对象,国内也一样,他们立刻都会说我们要来,接下来开始克服问题,我现在后来来不了了,但是他们的愿望是在他们认识乌镇戏剧节这个品牌了,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的开心。但是我觉得不足的地方还是在于,如果让中国看到世界,我觉得我们渐渐做到,让世界看到中国我们还有一段距离,也就是说我们国外的宣传还不够,就是有已经不少了,但是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成的。做成什么呢?也就是说希望外国人他就是主动会要到乌镇这个目的地来看戏,这个就是我们未来的要加强的地方。

  搜狐文化:以后可能在国外的宣传上会强度会上去?

  赖声川:必须要上去,因为我们其他的东西已经到位了,好比说每一个戏都有中英文的字幕,那你基本上对要看戏的来外来讲,他来看他都能够看得懂的。

  搜狐文化:然后本届评委会荣誉主席是彼得•布鲁克,他很重要的代表作是改编的《哈姆雷特》还有《樱桃园》,我知道您个人也非常推崇契诃夫,然后您觉得您跟彼得•布鲁克之间什么样心理上的沟通?

  赖声川:这次竞演非常容幸能够找到,我觉得应该会被公认为现今世界上最伟大的一个剧场导演,就是彼得•布鲁克作为我们的荣誉主席。那我一直崇拜他,也跟他学习,虽然我们没有亲自做过师生,但是我觉得他的戏剧里面是我非常认同的,也算是我信奉的,我信仰的一种戏剧里面,那就是其实剧场就是一个简单的空的空间,然后你要无中生有,你要从零开始,你要变化出一个世界,就是从这个空的空间开始,你也不一定需要一些昂贵的、华丽的一些机器,其实就是靠表演的表演,他就可以把你带领从另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一个精神状态到另外一个精神状态,这就是他的信仰,这也是我的信仰。

  搜狐文化:本届特邀剧目主要是欧洲的剧团,您在美国读过书,为什么没考虑到北美这一块?

  赖声川:今年?

  搜狐文化:对,今年。

  赖声川:我们乌镇戏剧节是一个艺术总监制,在选择剧目上,艺术总监有最大的主导权,那么今年孟京辉作为艺术总监,我可以休息一下,然后我觉得他今年选的比较多的是欧洲戏,我觉得非常好,明年有一点不同的一种就是偏重哪一方面,然后欧洲在某一方面,欧洲戏容易巡回。就是你邀了欧洲戏,它比较完全,他的剧团可能都是习惯每天在欧洲境内做巡回。所以他只不过是坐飞机坐远一点而已,到亚洲来做巡回。美国剧团他们通常不太巡回的,所以我们前几年弄到美国剧,就是说我们非常荣幸他们来,他们也尽最大的能力来把事情做到最简单。但是很复杂,因为美国人做事还有工会的很多规定,所以我们也要配合他各式各样的一些规定,才能把一些戏能够邀来。

  搜狐文化:可能是邀请上有一些困难,因为近年来国内,大陆这边的邀请剧目大部分是从欧洲过来的。

  赖声川:有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好邀请,他们就是已经习惯巡回这件事情。

  搜狐文化:最后再问您一个问题,您是在台湾生长的,那么你是如何把台湾本土的东西和乌镇戏剧节融合在一起的呢?

  赖声川:我不是这样看的,我觉得自自然然就好了。我是从台湾工作出来的,设计大剧院的姚仁喜也是台湾出来的。可是你不会看那个剧场,你会觉得他是属于台湾的一种风格或者怎么样,你看我的戏也一样,慢慢的你就会更了解,不一定非得往上面放一个标题叫做台湾剧场,虽然它就是。看姚仁喜的建筑也是,你看完之后觉得舒服就可以了嘛,也不用给它起一个名字,这就是我的想法。那我觉得自自然然的,我在整个我们主席团里面,可能我能够发挥一个作用还是在一个比较多元的一个视觉上,来想我们应该引进什么样的作品,所以像很多优秀的导演,优秀的剧团,我们就是非常希望能够争取他们来。但是同样的世界上的各地,我们也是一样在争取。那我相信,我们国内的观众还是会很有兴趣看,一些台湾的,这些年比较被人看好的,有很多好评的一些团,像今年来的台南人剧团,就是这样一个团队。

  搜狐文化:近年台湾的创作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赖声川:近年来,我觉得有点像今年青赛第一组里面,我不知道你看了没有,就是今年有个作品,我觉得它很会有很多属于个人感情方面的一些,会处理的非常细腻,非常好,然后就我觉得台湾剧场他有一点走向比较个人化的一些表达。那表现的方式也都很新,然后表演的程度也都很高,所以我觉得在慢慢有另外一种成熟度出现。

  (搜狐文化王远哲采访)

更多内容请扫下方二维码 打开搜狐文化微信公众号

  http://cul.sohu.com/20151019/n423587204.shtml cul.sohu.com true 搜狐文化 http://cul.sohu.com/20151019/n423587204.shtml report 15700 导语:第三届乌镇戏剧节于2015年10月15日至24日在古镇乌镇上演。本届戏剧节邀请被公认为当今最伟大戏剧导演的彼得•布鲁克先生担任荣誉主席。一再被与 (责任编辑:孙钰)

阅读本文的读者还看了:

湖北一女护士医院被杀 嫌疑人系其..
  中新网荆门10月21日电 (钟欣 周红义)10月19日19时7分,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110指挥中.. [阅读全文]

“我这样做,就无法在这条街立足了..
维护市场规矩,主动揭丑揭骗,其实是旅游软环境的重要部分  位于秘鲁东部安第斯山区的马丘比丘遗迹,每年都能吸引上千万游客。除了风景足够壮美,文化极具特色,费用也.. [阅读全文]

口碑可靠价格低 8-10万优质热..
  汽车技术近年来得到了飞速发展,远的自动驾驶、新能源动力先不说,就连涡轮增压、双离合等技术也逐渐向紧凑型车渗透,普及率相当高。然而对绝大部分消费者来说,他们.. [阅读全文]

LAFINE蔬菜提供“让干燥肌肤..
     bnt新闻讯 秋季换季期昼夜温差较大,肌肤容易失去水分,变得干燥不已。此时,急需缓解肌肤,让肌肤呼吸,通过健康的护肤工作恢复肌肤弹力。   遵.. [阅读全文]


上一篇:联考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下一篇:LAFINE蔬菜提供“让干燥肌肤呼吸的方法”

相关阅读